夜间
笔趣阁 > 深空彼岸 > 番外【道外与后院】(免费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s://www.biquger.cc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等了一个多小时,早先的番外还是没恢复出来,这个只能手动再传一遍了。


王煊安静无声,一场激烈的大战后,又被唯一的“道”进行了非常可怕的辐射,他疲累不堪,拖着乏体而归,只想陷入最深层次的沉睡中,来一场数十上百纪元的“神话冬眠”。


但他的本能,他的全领域6破感知,在战斗落幕最后的刹那,觉察到异常,或有机会在远方,等待他探索。


片刻昏沉后,他就神游了,现世无人可感知到他的离开,精神领域瞬间远去,重新具现在真实之地。


满目疮痍,焦土,灾主的血,还有道主失去所有生机后石化的少许残骨,以及最后留下的奇景残韵等,缭绕在广袤无垠的地界。


古关爆碎后,没留下过于宏大的废墟,一切都毁掉的差不多了。


唯一的道,沉寂,暗淡,暂时没有辐射各种大道物质,也就是不同的天灾。


王煊来到此地,追溯某种莫名的超脱在神话命运外的痕迹,久久未动,直至像是过去数百上千年,他才有所觉,向前迈步。


到了他这个层面,元神和真身没什么区别,他开始向前走,突破固有的时空,进入其他维度。


这里有大道的网格起伏,很特殊,也很可怕,他强打精神,努力将自己的道行提升到巅峰领域。


大道网格像是收缩了,塌陷了,集中向某一点,这……很像是进入微观领域,但却涉及到很多维度在纠缠。


此地相当可怕,换個灾主来,都要被唯一道的网络炼化,成为劫灰!


刷的一闪,前方霎时间广阔了,他最终脱离这块特殊的区域,摆脱唯一道的规则交织地界。


这里虚,寂,空,一片昏暗,唯一的道辐射到这里后,居然迅速衰竭,此地应该算是它所能覆盖的最边缘区域了。


“道,居然有边际!”王煊一怔,他曾经解析过,研究过,唯一道未损时,全能全知,无所不能,无所不在,现在也有尽头了?


他的疲乏,困倦,经此刺激后消除了不少,他来了精神,想谨慎而仔细地探索此地。


这片虚寂之地,昏暗区域之外,居然什么都看不到了,哪怕近在咫尺的界外所在,也不可观测,无有感知。


王煊心头震动,那是什么所在,实在太怪了!


他没有轻易探索,而是横向在这片唯一道所能普照的边缘区域行走,神游特殊地界,他速度极快。


“嗯,是消失的第15人不成?”他有了惊人的发现。


远处,一个人形生灵趴在虚空中,一动不动,沉寂也不知道多少纪元了,毫无疑问,他早已死去。


王煊迈步,到了近前,低头看着他。


此人有被唯一的道辐射过的浓重痕迹,身体如同铁石,早已失去血肉属性,他的精神识海腐朽了,点滴未剩。


强大如王煊可以追溯到他的绝望与不甘,以及最后无奈的一叹,就此永寂。


在其体内,有了不得的东西,他必然曾经“吞道”,依旧残留着某种最核心的本源,唯一道受损,和古关中的生灵有重大干系。


第15人竟在这里被发现,他曾经走到极高的层面中,几乎算是踏足6破领域,一只脚已经彻底迈入,另外一只脚也进去了半截。


可惜,终究是不完整,他存在缺陷。最终,唯一的道还是锁定了他,进行了最后的道之对决。


唯一道有边际,没有全面降临,这里是它所能辐射的最边缘地界,此人难道想逃出这个范围?


王煊因为被吸引,而渐渐精神奕奕,引出这具身体残余不多的道之本源,不是重视其“量”,而是要观其大方向,重视其“质”,了解其路数。


他的精神领域沉浸于此,由这一角而揭开关于道的另一个大领域,另一种本源性的问题。


岁月流逝,最终,他醒转了过来,自语道:“我对唯一道的理解,估计不比它自己少了。”


古关前,那几个吞道者的研究,再加上眼前逝去的生灵——15人中的最强者,其路数与大方向已呈现,王煊能描绘唯一道的大部分“图谱”了。


“难怪昏沉前有所感,本能与潜意识中的神觉触角已经延伸到了这里。”


王煊坐关,探索前路,感悟全新的道之领域。任何一个生灵都有自己的独特性,尤其是像他这样超纲的生灵,被唯一的道都视之为威胁,关于领悟,还有自身的道域等,存在常规以外的东西,有专属于他自身的“道”。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王煊有感,将现世中肉身中的精粹都具现了过来,在这里显照真我。


很明显,现世中昏沉的他,直接失去大部分超凡特质,宛若一个普通人,在那里沉眠。


“嘶,小王,你不会要死去了吧?旧伤发作,命不久矣?没有意识也就罢了,怎么肉身也不行了,远没有以前强大了。”老张惊呼。


“王煊你醒一醒!”机械小熊焦急。


守师兄也在这里,老王夫妇就在近前,面色都变了。


此外,还有几位女子也在此地,而不远处还有更多的人,都被惊动了。


……


岁月流转,王煊倏地睁开眼睛,他觉得自己突破了,全领域6破无暇,真正走到这个领域!


但是,他也遭遇严重问题,唯一的道被惊动,从沉寂中复苏,锁定了他,并且激烈针对,又发生一次道之对决。


虽然隔着无尽时空,但是唯一道无远弗届,辐射过来可怕的符文,那是天灾,那是大道,那是可以毁掉一切的规则,也是能造化万物的领域。


王煊严肃起来,全力以赴,不过现在他的状态完全不同了,踏足在这个层面后,没有什么缺陷与瑕疵,相反,唯一的道自古至今不断被人吞道,受损了。


全领域6破,各个境界都圆满,这种层面本身就相当于唯一的道,因此,他占据了上风。


当恐怖的大道辐射覆盖过来时,这次他很平静地抵住了。


并且,锵的一声,在他的手中具现出一杆长枪,流动着蒙蒙大道纹理,又不同于唯一的道。


“杀!”


王煊一枪贯穿了宛若烈阳般照耀的唯一道,直抵无尽时空外,将它钉住,禁锢在虚空中。


没有什么虚式,两者上来就是最本质性的对决,最强领域的碰撞,一击决高下,论生死。


可是,这一刻,王煊竟毛骨悚然,不是源于唯一道的威胁,而是一种来自本身将要蜕变的预警。


“我要取而代之,成为唯一的道?!”王煊愕然,而后头皮发麻,一下子洞彻了本质,他严重超纲了,成为新的道。


这个领域是唯一性的,全6破归真的尽头,就是唯一的道,他无缺陷地踏足在此境中。


但是,他也在瞬息间知道了唯一道的状况,冰冷,无情,无私……简而言之,没有了生灵的感情,大公忘我,成为天地间最本源的规则,是冷漠大道的体现,会失去自我的所有喜怒哀乐等。


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,他宁可做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,也不想成为没有任任何情绪的大道本源规则。


哪怕这个领域无所不能,俯视万物,可却也更像是机械了,这和他的本心愿景不符。


“属于你的,还给你!”王煊锵的一声收回长枪,并祭出部分唯一道的本源符文,全部流淌回去了。


他在自斩,不想要全领域6破圆满了,世间有太多割舍不下的东西,他不想高悬真实之地,化作冰冷机械般的大道。


暗淡、沉寂下去的唯一的道,吸收了那些物质,渐渐泛起一些神秘光彩。


而在刚才,王煊事实上已经踏足唯一道的最高层面,他本身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专属于他自身的领域在扩张,他自斩后,某种莫名的涅槃还在进行中。


而且,由于那一斩,兼且唯一道现在的崛起,辐射,他的底蕴在变化中开始激烈反抗,爆发。


专属于他自身经义秘法的大循环路径,在外在大天地、真身、还有命土后方的无尽神话海间运转,剧烈轰鸣。


“我想自斩,为何又把我推升上来了,而且,对面唯一道自身也要圆满了,还要我做什么?”


他又是一斩,可到了他这个层面,无所不能,永恒不灭,除非和唯一道生死对决。


不然的话,他想自毁都不行,宛若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,而且每次收割自身后,他感觉自己都更强了。


因为命土后方那无尽的神话汪洋,如今脱离唯一道的范畴了,激烈反抗,甚至像是“反噬”,让王煊蜕变的很恐怖。


这是一种变相的开拓!


直到有那么一刻,他刷的一声,迈过唯一道所能辐射的边际,从昏暗之地进入不可观测的地界,一切都安静了下来。


在这里,他停了下来,不再无觉,可观测了。他没有将要化作唯一道的紧迫感了,有的只是平和,从容不迫,以及对自身的全新认知。


“这算是一个崭新的大境界吗?它不在唯一道的范畴内。”王煊出神。


这是一个没有人立足过的领域,他无意开拓,可却踏进这里,道之外,从未有过的新境界。


他放眼望去,一片空白,这里没有他人的足迹,唯有他长存于此,到了这种层面,超越一切,以眸光划破时空,可能就是亿万宇宙的生灭。


王煊摇了摇头,境界对他而言失去意义,摆脱唯一的道,不会成为冰冷的规则秩序后,就已经足够了。


“世间若平和,就此没有敌人,我站在哪个领域其实都一样。”他在这里不知道体悟了多久,岁月失去意义。


随后他又笑了,总归是解决了各种隐患,不用担忧唯一道的问题,他不想取而代之。


王煊踏上归程,在真实之地徘徊很久,看着全面恢复的唯一的道。而后,他重回现世中,留下的肉身那里,稍微被他关注,就洞彻这么多年来所有的事件。


瞬间,他的神色凝固了。


那是什么情况?他有了后人。


众人以为他死去,身体暗淡,如同凡人之躯,其超凡属性熄灭,无光,精神更像是永寂了,没有波澜,然后……想让他留下后人?


他听到了历史上的低语声,或因昔日的誓言,或因莫名的红尘因果债,可是,这些明明都不用还,当年都被他斩掉了。


他从那片特殊地界回归后,已经超越唯一道,可是现在,他却是不敢动弹一下,在思考后续。


他想要改变这一切,重塑历史自然可以做到,但是,这么做等于在亲手抹杀一段真实。


刷的一声,他神游,再次远去。


王煊来到母宇宙,目光所向,唤醒了所有想要再现的人,一切都在重塑,旧土和新星恢复生机,不再光秃秃,一个大时代再现。


旧土,一阵风吹过,黄叶飘落,风烛残年的秦诚从病榻上醒来,他那浑浊的双眼,望着好兄弟王煊,有些愕然,不解。


他轻语道:“王煊,你还是这么年轻,我刚才仿佛做了一梦,我死去了,灵魂都已经离体,慢慢散掉,怎么现在……”


“因为我回来了,找你来了,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!”哪怕漫长岁月过去,王煊经历过各种大劫,可是现在,他依旧有心绪起伏,有很大的波动。


秦诚是他大学四年的同学,也是他最好的朋友,只是,过早的离世了。


“王煊,这是怎么了?”秦诚吃力地坐了起来。


王煊用手拂过,他瞬间恢复青春,而后,得到了王煊给他的一些精神领域的共鸣片段,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
“我这是复活了吗,在历史中,还是在现世?”秦诚吃惊地睁大眼睛。


“你想活在哪个时期都可以,想去遥远的超凡中心吗?见一见那些老友,他们还在。”王煊说道。


……


新星,吴茵穿着婚纱,看着镜中的自己,洁白裙纱只给自己看,那一刻她最美。


王煊在一阵风中来了,在窗外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。


当年,他未来得及看她最后一面,现在见到了。她步履不稳,一个人慢慢躺在床上,抱着那本曾经要送给他,却没送出的书,缓缓闭上眼睛,眼角有晶莹的泪滴滑落。


很多年以来,她活得安静,优雅,最后也没有烦扰谁,这样无声地离去。


直到片刻后,才离开一会儿的小狐狸进入房间,超凡落幕后它早已不会说人类的语言,看到她这个样子后,顿时悲声呜咽起来,因为它很清楚发生了什么。


院中,马大宗师被惊动,也闯了进来。


“大吴,你好可怜,你怎么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,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……”小狐狸心痛地哭泣。


神话退潮后,吴茵一直在养着小狐狸还有马大宗师,后半生只有它们陪着,离开时,也只有它们两个在眼前。


王煊终于看到当年错过的场景,他走了进来,看着白发的吴茵,她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
“王煊……你还这么年轻,可是,大吴她老去了,走了!”小狐狸呜呜地哭着。


马大宗师也在悲鸣。


“我来了,一切都可以回来,可以改变。”王煊安慰。


他拂过吴茵的面庞,瞬间,她的青春回来了,缓缓睁开眼睛。


“王煊,这是在梦中吗,我和你这样相见了。”她轻语。


“不,这不是梦,你还在,好好地活着,恢复了活力,这是我对你的祝福,青春永驻。”王煊放缓语气说道。


“这是……”吴茵起身。


“太好了……大吴你回来了……”小狐狸的呜咽声止住,虽然还在抽泣,但是伴着泪水,已经露出笑容。


王煊轻声道:“小狐狸,你想和未来的自己对话吗?吴茵,那些故人还在,你想见他们的话,我开辟一条道路,你愿意生活在这里,还是去接触超凡,都可以。”


“你在哪里?”吴茵问道。


“两地我都在。”王煊轻声回应。


……


“真的回来了,一切都重现了?”赵清菡喜悦,恍若还在从前,从未离开过,那些熟悉的建筑物,那些人与事,都在前方。


看着新星,又再看向旧土,一切都还在,她从混沌洞中出来后,激动无比,笑容灿烂。


她轻语道:“王晔、王昕、王晖他们三个,心结可以解开了,熟悉的一切还在眼前。”


现在却轮到王煊头疼,他杀过那么多灾主,击穿了古关,压制了唯一的道,可是面对眼前的局面,他却感觉无解。


他要是带赵清菡去超凡界,去见那些故人,会怎样?怎么莫名就出现各种棘手的场景,强大如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解决。


王煊道:“清菡,我教你一种全新的修行方式,慢慢炼化某些梦境中的思感,那样的话,无尽岁月后,纵有坏人上门,也没事。因为,你也经历了漫长岁月,缓缓吸收了一些奇怪的场景,超凡手段等,拉长数十上百纪,这些都不算事。”


“你在说什么?”赵清菡疑惑。


“没事,现在我要对你祝福,万法不侵,谁来了都难以奈何你。”王煊笑着说道。


最终,他自己先向着新超凡中心走去,路上他内视命土后的那些神话汪洋,如今他一念间,就可以放出来,能和现世对上。有些大宇宙的背后,其实真切对应着一片神话汪洋,可诞生超凡界。


奈何,当年神话大循环出了问题,有些神话海跟着隐伏了起来。


王煊思忖,怎么放出来,如何放神话海,需要研究一番。


事实上,他在深空中漫步时,每一步落下,若是稍微用力,一个脚印就是一个璀璨发光的超凡源头。


他的道行,他的境界层面,稍微不留神就会造化出神话潮汐,开辟出新的超凡界。


“醒来了,小王复苏了!”守着他身体的人喊道,而后许多熟人欢呼出声。


目前,不止我们的番外,所有书的新评论都不显示,大家尽管留言评论,过几天应该都会出来的。


新书,在完本感言里说了,我们一年后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