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目标一百亿[无限] > 全文完(你好简越第章 第章 第章 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s://www.biquger.cc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黎祥兴笑出声:“你会做饭?”


黎少希:“……”他会给厨神打下手!


“咳……”黎少希撑着车门跟老爸说:“你和云姐回来吃饭就行,  我走了!”


老黎摆摆手,并没当回事。


关于黎少希的学业。


黎祥兴和陈禄云都不担心,眼看着要高考了,  倒计时都落到了2字头,  但老黎家氛围依旧安逸,没什么焦灼感。


黎少希的成绩他们心里有数,  好好发挥考个211不是问题,  发挥不好的话……


嗯。


学历很重要,  但决定不了一辈子。


况且黎祥兴和陈禄云再怎么担心,也改不了结果。


有些事只能自己面对。


即便是父母,  也干涉不了子女的人生。


好的教育是满溢着爱的陪伴。


好的引导是在孩子需要时,  给予最成熟、理性且切实可行的建议与帮助。


与其焦虑孩子的成绩,不如努力提升自己。


这就是老黎和陈禄云的育儿理念。


也正是这样的家庭氛围,让黎少希在听闻八千万负债后,没有逃避和绝望,有的只是面对和解决。


听闻黎少希的经历,胖爷还好奇过。


按理说负债的是黎少希的爸妈,为什么激活了红场的是黎少希?


云聿给了他答案:“自己的因和天降横祸是有区别的。”


诚然,  黎祥兴和陈禄云都是很好的企业经营者,  但无论如何都是他们的决策失误,  造成了资金链绷断,  让负债压得家庭岌岌可危。


他们造的因,  结了果,这不叫绝境中不绝望。


黎少希是他们的子女,是老黎家的一份子,  但他从未参与过公司经营,也没有插手过任何决策,  他只是生在这个环境,承受了天降横祸,却仍旧选择背负一切。


不是他造的因,他仍旧接了这个果,才叫绝境中不绝望。


年龄也有一部分因素。


裂痕选中的玩家,大多是年轻人。


倒不是说年纪大了容易绝望,而是年纪大了身体素质相对下滑,很容易死在红场中。


这是裂痕对现世的怜惜。


黎少希重回学校,冷不丁看到天真烂漫的同学们,颇有些感慨。


上了几个月的网课,大家再见面竟还有那么一丢丢的生疏,当然了……一开口就熟得宛若亲兄弟了。


黎少希人缘好,很快就一堆好哥们凑上来聊这聊那。


男孩子最多的还是聊游戏。


几颗星了,多少分了?


限定卡池掏没掏,“新老婆”美不美?


听到这些,黎少希那叫一个五味杂陈。


游戏好玩。


黑场是真真真不好玩!


他现在妥妥的恐游达人,估计比班主任还恐各大游戏。


尤其是恋爱类……


人都没了好吧!


同学们大体都熟悉了。


黎少希的同桌凑过来道:“好像有转校生诶。”


黎少希的同桌是个高个瘦子,叫侯学森,嗯……这名字可以看出老侯家对他的厚望。


然而侯学森从数学到物理,成绩都拉胯到完全辜负名字。


黎少希倒是和侯学森关系很不错。


侯学森成绩不好,但爱学,尤其爱请教问题,黎少希原本还有点烦,回去跟老黎吐槽,云姐盯他:“这不是最好的学习机会吗。”


黎少希知道老妈动怒了,坐得笔直。


陈禄云:“最好的学习就是教会别人,侯学森是益友,好好给他讲题。”


这话还真不假。


黎少希不嫌麻烦给他讲题后,自己成绩反倒突飞猛进。


黎少希悟了。


他哪里是在帮侯学森,分明是侯学森在帮他。


一道题能讲到一个不会的人完全会了,那自己才是真正熟练掌握。


熟练到考试看到同类型题都分分钟搞定。


因着这层关系,黎少希和侯学森关系越来越铁。


铁到……


黎少希小声凑近侯学森:“老猴啊。”


侯学森:“咋?”


黎少希清清嗓子:“你看那个单人桌的风景是不是……”别样好。


他们班的同学是双数,来了个“转校生”后,教室里多了一张空课桌。


黎少希当然知道是谁转来了。


他想把侯学森“劝”到空课桌,给他的新同桌腾位子。


侯学森张口就是:“啧,幸亏我不是转校生,一个人一桌也太惨了。”


黎少希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惨个大头鬼!


这时教室门开了。


班主任一脸喜气洋洋地走进来:“同学们,欢迎一下我们的新同学……”


还有不到一个月就高考了,居然还有人转学过来。


挺离谱的。


好吧,是很离谱!


到底该说是转校生心大呢,还是转校生的家长心大呢。


这个关键时候转学……


服!


大写的服!


跟在胖乎乎的班主任后面进来的是个高挑的男生。


随着他走进来,还没开口做介绍,全班同学无论男女都是一整个:“!!!”


女生们不用提了,无论是不是颜控,此刻都被震住了。


男生们全员直男也实打实被震了震。


人的审美是有共通性的。


对于真正好看的东西……


谁也无法违心。


黎少希也愣了愣……


a同学。


简越可真是太懂他了。


这一身穿着完全是a同学,连气质都一般无二。


冷冷地站在那儿,黑白相间的校服衬得肤色极白,身量高挑单薄,当然绝不瘦弱,而是像雨中挺立的翠竹,谁都知道他终将冲天而上。


黑色的书包挂在左肩上,他低垂的黑睫写满了距离感,开口时冷清的声线,更是让满教室学生体会到了什么叫——提神醒脑。


转校生好看得让人窒息。


同时几乎全班同学包括班主任都在心底感慨:不好相处啊!


偏偏就在这时,转校生眼睫微抬,那双没什么光泽的黑眸落在了倒数第二排,靠着后门的位置。


侯学森:“!!!”透心凉有没有!


黎少希赶紧对他眨眨眼。


转校生薄唇微扬,扯出个让全班都控制不住想倒吸气的笑容。


这好看得跟冰雕是的人。


竟然会、笑!


从同学们的角度,自然看不到发生了什么,班主任看了个明明白白。


黎少希?


黎少希!


班主任眼睛一亮,心中有数了。


黎少希这孩子他相当喜欢,学习好人缘好还懂事,再加上老黎家不差钱,经常给学校各种活动捐款,班主任想讨厌黎少希都难。


他正犯愁把转校生安顿到哪儿。


这不就有位置了!


黎少希那性子,肯定能和转校生和睦相处。


班主任清清嗓子:“侯学森,你收拾下座位。”


老侯:“???”


班主任:“简越同学初来乍到,需要个对学校足够了解的人照顾下,你……”


侯学森当时是这么想的,他惊了:“老师,我……”


妈耶,转校生一看就不好相处,他可不想被推出去当冤大……


班主任:“你把位子腾一腾,让黎少希和他同桌吧。”


侯学森:“!”


黎少希也是一愣:啊这,得来全不费工夫?


侯学森已经利落应下:“好的!”


他哗啦啦收东西,顺便向黎少希投去了同情的视线。


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
再见了黎哥!


黎少希哪会看不懂他的心思?他默了默,又默了默,还是没默住,嘴角弯的快和太阳比肩啦。


滚吧老侯!


老子早就嫌你碍事了!


后来的很后来。


老侯才后知后觉:“黎哥,你这算不算……重se轻友?”


黎少希瞥他一眼:“你那叫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
简越被安排到和黎少希同桌,他刚坐下,就听自家小少年一本正经来了句:“简同学……”


简越转头看他。


黎少希凑过来,压低声音道:“你可真好看。”


简越:“……”


说完黎少希自己脸滚烫,埋进书里了。


简越在桌洞里轻轻敲了下。


黎少希心一颤悠,他刚把手放下去,就被握住了。


好家伙……


脸更红了!


简越捏捏他手指:“专心听课。”


黎少希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听得了课才有鬼了!


全班同学都挺紧张的。


冷不丁有个比明星还明星的转校生,谁都会紧张得想尖叫。


亏了他们都不能带手机。


这要是有个通讯工具,所有班级小群都得炸开锅。


已经有不少同学脑子里回荡着那句话了:转校生真的不是明星吗?这形象出道的话,顶流中的顶流好吧!


脑袋一团乱糟糟的同学们哪里知道,他们转校生已经和同桌在……


咳。


只是牵牵手,不会有更亲密的举动。


简越是来陪小孩上学的,不是来教他干坏事的。


关于上学,黎少希起初是信心满满。


他想着自己虽然不是学神级别,但也是个学习不错的了,这半年虽然忙于黑场,但也没有完全落下课业。


毕竟有裂痕这个作弊器,总能挤出平行时间来一秒补课。


黎少希当然不怀疑简越的学习能力。


他只是觉得简越被困黑场那么久,学校这点知识怕是早就忘光了吧。


忘是真忘了。


但有什么关系?


随手一翻的事。


要知道a同学的特技可是——学神领域。


每个卡牌的特技都是简越擅长的事,厨神是真的神,学神也是真的很会学。


一上午结束,黎少希想要带着简神学习的心思无了。


带谁?


他被带还差不多!


算啦,他只是想和简越一起上学而已。


能再白嫖个“辅导老师”,也很划算!


课间有同学蠢蠢欲动。


原本以为简同学是妥妥的冰山,靠近会被冻伤,这会儿看到黎少希和他熟络得旁若无人,他们跃跃欲试了!


也许只是看起来冰山?


其实还挺好相处的?


有大胆的同学小心凑够来,张了张嘴,简字还没说出来,人……冻傻了!


天呐。


是真的冰山!


根本不敢靠近好吧!


黎少希开口:“简越,他叫孙节节。”


孙节节原本大气不敢喘一下了,在听到黎少希的声音后,只觉如冰雪融化,看到了灿烂的春天,感受到了如沐清风。


简越:“你好。”


孙节节:“!”顿了好一顿,他才磕磕绊绊来了句:“你好。”


那一瞬,孙节节震惊了。


他也分不清自己在震惊什么。


简越是一尊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冰山。


但黎少希,显然是那一束让冰山融化的小火苗。


最神奇的是,这样小的火苗按理说是撼动不了冰山。


是那宏伟磅礴的冰山在小心守护着这簇小火苗,心甘情愿被他融化。


学校生活比想象中还要有趣。


当然了……


黎少希和简越在一起,做什么都很有趣。


他问简越:“想去哪所大学?”


简越反问他:“你呢。”


黎少希怔了怔。


简越哪会不懂他,温声道:“不想离开这的话……”


黎少希当初的想法的确是不想离开本省。


只是以简越的成绩,大可以追求更高学府。


黎少希一咬牙:“没事,想回家也就是分分钟的事。”尤其是通过领域穿梭,从首都回家,一秒钟的事。


简越提醒他:“怎么跟叔叔阿姨解释?”


黎少希:“……”


简越笑了,哄他道:“没事的,大学……”


黎少希却执拗得很:“不!要去就去最高学府!”


简越的意思,黎少希懂。


他们现在的能力,哪里还需要去念大学?


对于万千世界的磅礴知识而言,现世中任何一所大学都只是萌芽中的萌芽,他们有更多高维的汲取手段。


至于所谓的学历……


黎少希现在的资产,世界首富都得望尘莫及……


任何一所大学的文凭对他来说都毫无意义。


他之所以执着地想要去首都的最高学府,是因为……


黎少希:“我们要拍张毕业照,给奶奶看。”


简越:“……”


简越早就猜到了小狐狸的心思,心底还是涌起了一股热流,被暖透了。


黎少希心细,尤其对简越的事,更是细致到了极致。


他看到了简越过去的家,看到了奶奶的遗照,以及那张被压在桌子底下的首都学府的宣传册。


毫无疑问,这是老人的愿望。


临终前没能了却的遗愿。


无论老人是怎么离开的,又带给了简越怎样的绝境。


她始终在简越心底留下了一寸光。


让绝境中的少年,抱有对世界的爱。


黎少希轻吸口气道:“就这么定了,放心啦,老黎和云姐只会很开心送走了我这个巨大号电灯泡……”


简越笑了:“也好。”


大不了让黎家的产业扩大,总部牵去首都也不错。


黎少希想想首都学府的录取分数线,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头疼的,他看向简越,可怜巴巴道:“那个……有什么提分数的好办法吗?”


简越:“有。”


黎少希眼睛一亮:“怎么?”


简越:“回领域,我给你补习。”


黎少希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简越补充了一句:“八个家教,效果更好。”


黎少希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
他知道此补习是真补习,不是双那个修。


但!


他!


想到自己的升级方式,已经无法直视“八”这个数字了啊啊啊!


补习的事先放放,黎少希脑阔痛,他还在紧张着晚上的事:“那个……”


简越:“嗯?”


黎少希支支吾吾道:“早上我和老黎……咳,我和爸妈说了,晚上带你回去吃饭。”


简越:“……”


黎少希更紧张了:“你放心……我爸妈什么都不知道,我就只……只说带同学回去。”


简越嘴角弯了弯,应道:“好。”


黎少希:“你……”


简越看向他道:“我很开心。”


黎少希:“!”


他其实挺怕简越不想见老黎和云姐的。


怎么说呢……


不是一个世界的人……


然后……


好吧!


现在的黎少希很开心。


天下第一大开心!


忙碌了一天的黎祥兴和陈禄云,倒是赶在了六点左右回家。


原本还有个会的,但陈禄云想起儿子早上的话,叮嘱黎祥兴:“改线上会议吧。”吃了饭在家里开一下线上会议也不是不行。


黎祥兴想了下道:“行。”


儿子马上高考了,他们嘴上说着放心、没所谓、都好,心里还是想要给他更多的安慰和陪伴。


无论如何,这都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步。


他们想要陪在他身边。


此时的黎祥兴和陈禄云还真不知道,今晚是何等重要的一夜。


回到家,闻到了饭香气,夫妻二人对视,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。


儿子还真会做饭啊!


他们推门而入,刚好看到了一对少年站在饭桌前。


黎少希因为紧张,站得笔直笔直,声音也有那么一丢丢颤抖:“爸妈,他是简越。”


说完他看向简越,更加紧张了:“简越,这是我爸妈。”


黎祥兴和陈禄云看向这好看得让人挪不开视线的干净少年,听到他用清澈的声线说:“叔叔阿姨,你们好。”


黎祥兴、陈禄云几乎是同时回道:“你好,简越。”


全文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