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笔趣阁 > 薄总,太太又跟人去约会了 > 第542章 我喜欢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s://www.biquger.cc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薄荆舟淡定的靠着床头,并不接纪思远的话,那从容不迫的样子,丝毫没有受制于人的焦虑。


这和纪思远想象中的反应不同,他以为薄荆舟会害怕、会慌乱、会求饶,结果他淡定的跟在自家别墅一样。


纪思远一把掐住他的脸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这种反应,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能,哥,你就一点都不怕?”


薄荆舟并没有被他的动作激怒,甚至连丝毫搭理的意思都没有。


他越平静,纪思远就越歇斯底里,他猛的扒开薄荆舟的衣服,将他胸口处的伤疤暴露出来:“哥,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?”


他用指尖抵着其中一条疤,指甲用力的抠进去,有血顺着他的指甲缝流出来,一滴滴落在床单上:“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?当初那间地下室……”


薄荆舟像是不知道疼,脸色都没变一下:“当时在外面的,果然是你。”


“你不是早知道了吗?”


“只是怀疑,现在才确定。”


纪思远突然平静下来了:“你是不是以为顾忱晔他们能找到你?”


他收回自己沾着血的手,在衣兜里掏了掏,然后将手伸到薄荆舟面前,在他无动于衷的冷漠中缓缓摊开了掌心,里面躺着两个被砸的稀巴烂的定位监听器:“你是不是以为靠这个,就能让他们找到你?”


他嘲讽道:“哥,你怎么这么天真呢?现在是高科技社会了,这些东西再小再隐秘,也不可能逃过检测。还是你觉得你骗了我一次,就能次次把我当傻子耍?”


手机响了。


是纪思远的。


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转身去接电话了:“爸。”


“纪思远,你做的好事,你他妈做的好事,我早就跟你说薄荆舟留不得,留不得,你非他妈搞个催眠,还告诉我肯定行,现在行了吗?催了吗?还催眠,我看你催生还差不多……”


怒骂声中夹杂着新闻播报的背景音,时不时还能听到‘陆氏’两个字。


这场劈头盖脸的训斥持续了足足有五分钟,电话里的那人下了最后的决断:“薄荆舟这个人不能留,我已经安排人送你回来了,走之前处理干净,这次要是再出岔子,你也别回来了,留在国内给他殉葬吧。”


纪思远回头,看向床上的薄荆舟,“好。”


挂断电话,他重新走回床前,居高临下的问:“你知道爸刚才说什么吗?他让我杀了你。哥,你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,你是陆氏的负责人,陆氏卷进非法集资的风波,这事不管你知不知情,这个锅你都必须要背,坐牢、死、还是跟我走,你选一个。”


薄荆舟现在最好奇的是那个被他叫‘爸’的人,他不动声色的问:“纪叔这些年过的还好吗?”


“纪叔?那个在我几岁时就死了的男人?”纪思远‘呵’了一声,“这个,你以后有机会了下去问他吧,我现在和他沟通不了。”


“你不是刚刚才和他沟通了吗,纪思远,纪叔还活着,对吗?在薄氏新项目上做手脚的汪经理也是他招进来的人。”


这事也是最近才查到的,当时汪经理来应聘时正好遇上京都难得一见的大暴雨天气,雨水倒灌进地铁站,把地铁都淹了,他好不容易从车上下来,一路跑到公司,早就过了应聘时间了,再加上他身上湿的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似得,一路走一路滴水,刚到前台就被保安拦住了。


是纪子言给他开的后门,才让他成功应聘上。


“因为他,我从小就没妈,他亏空公款,可你知道他亏空的那些钱是给谁了吗?他给了你妈。而我身为他的亲生儿子,却只能被送去孤儿院受尽欺辱,他心里但凡有一点我的存在,也不会对我连半点的安排都没有,任我自生自灭,”纪思远放肆乖张的笑意里满是恨意:“你觉得如果他活着,我能和他父慈子孝的相处?”


薄荆舟:“谁知道变态心里是怎么想的。”
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舍不得动你,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的刺激我?”


“别说这话来恶心我,我对男人没兴趣。”


“……”纪思远挑眉,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:“你以为我对你?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你吧?”


薄荆舟没说话,显然是默认了他的说法。


“哥,你怎么能把我想的这么肤浅呢?”纪思远按住他的肩,一脸认真的与他对视:“我对你,那是比喜欢更深层次的感情,在我心里,你就是另一个我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人生有很多岔路,也会因为走上不同的路而变得不一样,而你,就是走上另一条路的我,如果当初我被薄家收养,我的现在就会和你一样,你说,说你是另一个我,是不是最恰当的说法?”


“不一样,”薄荆舟直视他,毫不客气的道:“我不管走多少岔路,做多少次选择,也不可能变成变态,就凭这一点,薄家和你就永远不会是同一路,所以哪怕当初眼瞎没认清,收养了你,你也逃不掉被送到国外的命运。”


纪思远阴沉的看着他,突然裂开嘴笑了:“我还是喜欢哥哥当初在地下室,虚弱的样子,说话没这么刻薄。”


他扬声:“进来,给我哥好好松松筋骨。”


说这话时,他始终都盯着薄荆舟,想从他脸上看出点害怕之类的情绪,但是并没有:“注意点分寸,我可不想带着具尸体上路。”


房间门被推开,从外面走进来几个人,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:“纪少爷。”


薄荆舟透过半开的门看向外面,除了这几个,还有不少的人。


纪思远端着一张无害的脸,笑着对他道:“哥,他们手法很正,你好好享受哦,我出去继续和晚晚姐聊天了,你知道的,我最看不得你受罪,我怕我留在这里会不忍心。


对了,之前那些照片我已经发给晚晚姐了,可她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你,还开开心心的和聂煜城逛着街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