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第966章 恶人有恶报

  岳冠群如果此刻看到,估计死人都能够被气活。

  因为刘飞与当日面对黑毛怪采取了相同的方法,就是一味躲避,退让,但他躲避的方向就是岳秋曼的方向。

  而岳秋曼心中想的都是操纵蜈蚣蛊一下子把刘飞弄死,故而光想着让蜈蚣蛊进攻,忽略了刘飞已经到她近前。

  刘飞声音响起时,才猛然意识到,但脖子已经被掐住,无法说话了。

  “傻子年年有,不过今天格外多。”

  刘飞话落,手落,岳秋曼下颌脱钩,里面的哨子啪嗒一声,掉在地上。

  痛得她脸色巨变,但无法发声。

  伸手想要对刘飞攻击,突然看到一根银针直接扎入她的神阙穴,全身力气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,瞬间消失,举起的手缓缓放下。

  啪!刘飞手用力,把她下颌又接上。

  啊……岳秋曼发出一声低呼,“刘飞,你死定了!”

  说完,就要再次控制蜈蚣蛊。

  然而——啪嗒!刘飞抬脚将地上的哨子踩成粉末,手中银针飞出,直接射在地上蜈蚣蛊的身体。

  蜈蚣蛊就像被固定在地上,努力挣扎,但每动一下,都会有鲜血流出,但却无法逃脱。

  红色发亮的内,红黄色液体顺着银针流出,屋内更加腥臭恶心。

  啊……岳秋曼捂着自己小腹,仿佛感应到蜈蚣蛊的疼痛。

  “怎么样?

  现在感觉不错吧?”

  刘飞笑问。

  “你,你好残忍,这是要让蜈蚣蛊耗尽我的生命。”

  蜈蚣是她的本命蛊,是她用心血养成,她和蜈蚣已经形成心灵连接。

  现在蜈蚣每流一滴血,就会耗费一部分她的精气神,身体产生一种被抽干的痛苦。

  啪!刘飞对着岳秋曼的脸就是一巴掌。

  “我残忍?

  你在江南广场公共场合释放蛊毒,难道不残忍吗?”

  “刘飞,你有种杀了我!”

  岳秋曼一辈子养尊处优,从来没有被打过,就算是王树权活着的时候,都不敢打她,甚至与她上床,都要她允许。

  也正是这个原因,才让王树权背叛她。

  只不过,她对那场婚姻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,故而正好离婚,否则当时她就会杀死王家的人。

  如今,竟然被刘飞打脸,这辈子第一次被打,勃然大怒。

  然而——啪!刘飞又是一巴掌,“杀你?

  我怕脏了我的手!”

  啊……岳秋曼发出凄厉叫喊,感觉自尊心都被凌辱。

  啪啪!刘飞的手没停,“打你,你知道叫,知道丢人,那些中毒者有多么痛苦,你知道吗?

  江南广场经理死在办公室有多么的可怜你知道吗?”

  “该死!他们都该死!谁叫他愿意做你的狗?

  谁叫他敢打我儿子?”

  啪!刘飞手掌再次落下,“我现在打你嘴巴了,比打你儿子更狠,你倒是来恨我啊!你倒是来报复我啊!”

  啊……岳秋曼头发凌乱,脸颊红肿,嘴角溢血,就像一个老巫婆。

  刘飞给的屈辱太直接,太暴躁。

  她是真愤怒,却又真无奈。

  没有能力还手。

  地上蜈蚣的挣扎,都要靠她的心血去维持。

  “刘飞,你松开我妈妈!”

  王先河听到叫喊,跑出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录  (快捷键:→)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强烈推荐 |新书推荐|我不做屈原其他小说作品
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