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1396:南盛,乱世之秋 22

  柳佘听后,沉默了许久。

  半晌过后,只听他沉稳而笃定地道,“你不会杀他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
  “我的确不会杀他,阿昭还是挺可爱的。”她话锋一转,“我不杀,不意味着旁人也不会杀。”

  搁在外人耳中,多半会以为姜芃姬口中的“旁人”是效忠她的激进份子。

  不论姜芃姬做得多么好,走得多么高,同龄人的孩子都能凑桌打麻将了,可她还没有成婚怀孕的意思,底下人说不急是不可能的。这种情形下,必然有人希望她尽早确立子嗣,哪怕是旁支过继的也好,但也有人支持姜芃姬,扼杀一切有可能夺位的隐患,柳昭是最大的目标。

  但,柳佘很清楚,姜芃姬指的不是那些人,另有其人。

  “正因为很危险,所以为父才想借着婚事,将他打发得远远的,让他当个富贵闲人也好。”

  “父亲不像是甘于平静的人。”姜芃姬冷笑一声,“一个‘富贵闲人’便能满足你的胃口?”

  “世上没有谁是天生就贪婪无度的……”柳佘避而不答,“那个孽子满足就好。”

  姜芃姬道,“阿昭是兰亭亲弟弟,自然会让他得偿所愿。”

  父女二人谈话告一段落,沉默喝光了一坛酒。

  姜芃姬问他,“古敏是个怎样的人?”

  “她?她是个对生命很热忱的人,阳光美好。从她的眼睛就能看得出来,她生长的环境有多么安逸祥和。”柳佘举着酒盏,一饮而尽,“为父以为你和她应该很相似,结果证明我错了。”

  看到姜芃姬的第一眼,他便知道她和古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。

  两个人都很纯粹,只是一个白得纯粹,一个黑得纯粹。

  姜芃姬道,“瞧你这话说得,好似我这人杀人如麻、阴狠暴戾……”

  柳佘诡异地沉默了。

  难道不是吗?

  不说她前世是个怎样的人,她来到东庆这几年,直接间接死在她手上的性命用万做单位啊!

  “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为父的?”

  这个问题,柳佘一直想不通。

  姜芃姬笑了笑,目光因为酒液而冒出几分迷离水汽。

  “父亲这个问题问得有趣,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任何人。”姜芃姬把玩着手中的酒盏,唇角扬起一抹诡谲的笑意,“若是普通人,多半会因为骤然身处陌生环境而不安,急需从‘熟人’身上寻找安定。认可身体的身份以及身体的亲人,从他们身上汲取安全感,这是最便捷的渠道之一,更是弱小者自我保护的一种反射性选择。私以为,我不属于弱者行列——”

  柳佘嘴角一抽。

  槽点太多,无从吐起。

  不知该说她过于自负狂傲还是别的,还挺自恋。

  “我从一开始就人没有认同过柳羲的身份,同样不会将柳羲的身份人脉视为己有,更不会彻底代入其中。”姜芃姬道,“跳出身份、感情的枷锁和藩篱,很多事情解释起来并不难。”

  因为没了感情、身份带来的滤镜,所以她能冷静看着柳佘飙戏,乐得配合对方的演出。

  柳佘:“……”

  果然,父女情深都是两个戏精制造出来的假象么。

  你我本无缘,全靠戏成全。

  柳佘道,“你知道有个词叫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录  (快捷键:→)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强烈推荐 |新书推荐|油爆香菇其他小说作品
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